叫我小哪吒嘿

润唇膏

all蓝向,内含cp为水蓝,羞蓝,宁蓝,rookie×baolan,duke×baolan,人物严重ooc我的锅,国际三禁


众所周知,南方并没有暖气,所以在寒冷的冬天,空调是唯一有效的取暖方式。ig训练室里空调开的很足,但是这也直接导致了室内过于干燥。

 

第一个发现王柳羿不停地舔嘴唇的人是姜承録。尽管在赛场上姜承録暴躁的一批,一手剑魔一打五不在怕的,但生活中的姜承録却是实实在在的温柔男孩,他总是用自己的方式给予他人安慰,尤其是自家辅助,在舞台上姜承録会以轻轻一撞的方式来安慰因为失误而情绪低落的王柳羿,也会在吃饭时轻揉自己辅助看上去就很好摸、摸上去手感更好的的小卷毛,在收到王柳羿疑惑的目光时,又笑得的一脸正直。

 

在训练室里两人的座位离得并不近,但姜承録平常下意识的就会将目光停留在王柳羿身上,在rank的间隙或者等待进入房间的时候,姜承録总会偷瞄王柳羿。

 这已经是小宝第五次舔嘴唇了,姜承録想。

 

王柳羿的嘴唇很容易起皮,尤其是在干燥的室内,但涂润唇膏太不酷了,王柳羿想,像我这种酷盖怎么能用润唇膏呢,不行不行。


 就在王柳羿发呆的时候,姜承録走过来坐在王柳羿身旁。


 “shy哥怎么了,要双排吗?”

 

姜承録摇了摇头,“小宝,不要,说话。”

 

尽管很疑惑,但王柳羿还是乖乖照做了。然后王柳羿就看到姜承録从外套口袋里面掏出一支蓝色的唇膏,他刚想开口拒绝,就看到姜承録不容置喙的眼神,王柳羿便只能由着他的shy 哥去了。姜承録动作轻柔的为王柳羿涂上润唇膏,仿佛对待珍宝一般小心。自家小辅助的呼吸打在脸上,透着少年特有的干净气息。

 

涂好以后姜承録还让王柳羿抿一下嘴,便将润唇膏塞到王柳羿手中,一个字一个字认真的说:“以后,不要,舔嘴唇,用,润唇膏。”在看到王柳羿收好润唇膏并乖巧的点头后,姜承録心满意足的回去继续rank了。


 

第二个发现王柳羿嘴唇状况的则是世界第一打野,人猛心却细的高振宁。在训练室的沙发上王柳羿靠在高振宁身上玩手机,高振宁突然听到诶呦一声便立马转头看向王柳羿,结果发现自家辅助的嘴唇破皮流血了,看到这一场景高振宁立马手忙脚乱的找纸擦,“诶呦我的小祖宗诶,你这怎么弄的啊,疼不疼啊,我这看着都疼。”说罢还要拉着王柳羿去药店。

 

王柳羿晃了晃头,说“没事,就是嘴唇总起皮,撕破了而已,不疼的,我没有那么娇贵啦。”这才打消了高振宁想要去药店的想法。

 

第二天高振宁一早便出了门,十二月份的上海正处于最冷的阶段,刮的风打在脸上像是刀子般生疼。王柳羿还赖在被窝里就看到高振宁带着一身寒气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袋子。

 

“高振宁你干嘛呢,一大早上也不嫌冷。?”来自大大的脑袋喻文波的大大疑惑。

 

“你果然是个弟弟啊喻文波,和我学着点,啧啧。”说罢便走到王柳羿床边。

 

在感受到高振宁身上逼人的寒气后小辅助又向被窝里缩了缩,却被高振宁裹着被子一把拽到怀里,高振宁从一袋子润唇膏中拿出一根,给迷迷糊糊的王柳羿涂润唇膏,一边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一边说,“我也不知道哪种润唇膏好用,就每一种都买了,我问店员她们说不要一直舔嘴唇,多喝水,还有记得涂润唇膏。”

 

整个过程一直任人摆布的辅助闻言便张开手臂扑到高振宁怀里,像一只粘人的猫咪般蹭了蹭脑袋,“谢谢宁王。”


 

高振宁走了以后喻文波突然窜到王柳羿床上,吓王柳羿一跳,“蓝哥蓝哥我帮你涂润唇膏吧。”年轻的ad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

 

“喻文波你是不是有毛病。”王柳羿翻了个白眼,“我刚涂完,好吧。”

 

“谁说刚涂完就不能再涂了,是不是蓝哥。”说罢也不管王柳羿是否同意,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润唇膏涂到自己唇上,然后俯身亲了下去。成功亲到小辅助的喻文波开心的哼着小曲去训练了,徒留脸红到爆炸的小辅助继续缩在被子里散热。

 


最近宋义进注意到王柳羿总是随身携带唇膏,过一会儿就涂一次。“小宝你怎么一直涂润唇膏啊?是嘴唇不舒服吗?”

 

“就是一直开空调太干了,嘴唇经常起皮,不过最近已经好多了。”王柳羿说罢晃了晃手中的润唇膏,“义进哥你要涂吗?”

 

“好啊,那小宝帮我吧。”新疆中单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开心的不得了。

 

王柳羿从来没有给其他人涂过润唇膏,所以不是将润唇膏涂到嘴唇外面,就是控制不好力度,直接戳到宋义进的柔软的唇瓣上。少年有些恼羞成怒的想放下唇膏,却被宋义进握住手,引导着王柳羿一点一点涂抹。握在手里的不只是王柳羿的手,而是他的世界中,最为重要的那颗星。

 

“多涂几次就好了,那我下次还来找小宝涂润唇膏好不好?”

 

闻言小辅助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好啊,义进哥。”

 

“小宝真瘦啊。”宋义进想,手掌都没什么肉,握起来也都是骨头,硌的人生疼。



作为ig的老大哥,duke李浩成脸上总是盛满笑意。春季赛拍摄定妆照时,李浩成和王柳羿坐在沙发上等待着拍摄,李浩成隐隐闻到蜂蜜薄荷的味道。他顺着味道的来源凑过去,却发现是靠在他身上的自家辅助散发出来的,准确的说,是自家辅助的嘴唇。


 王柳羿见李浩成一直盯着自己,便咧开嘴笑着问,“duke哥我脸上有东西吗?怎么这样看着我。”李浩成看了一会,露出憨憨的笑容,将自家辅助温柔的抱进怀里。“小宝,很甜。”


 未说出口的话是,这个味道很适合你,我的小宝。

 



番外:王柳羿的小烦恼

 

自从自家队员知道自己嘴唇不舒服后,就不断送润唇膏,各种牌子、味道、颜色的润唇膏堆满了抽屉,用都用不完。

更别提shy哥和宁王总是乐此不疲的给自己涂润唇膏,狗ad更是得寸进尺,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土味撩法,趁自己不注意就亲一口,美名其曰“嘴唇太干,帮蓝哥你分担润唇膏。”

给义进哥涂润唇膏的技术已经越来越熟练了,就是义进哥非得握着我的手才行。

还是duke哥最好了。

 

“duke哥,双排吗?”王柳羿问到,刻意拉长的尾音带着浓浓的撒娇意味。

“好。”

李浩成深藏功与名。


评论(28)

热度(266)